手機訪問
愛開大學生情感生活

我的第一次給了他同居7年為他頻頻墮胎

  
同居的日子里我頻頻墮胎  
一位女孩與男友同居了7年,她經常幻想著有一天男友會單腳跪地向她求婚,但這樣的夢想從來就沒有變成現實。萬般無奈之下,她反過來向男友“求婚”,但男友卻總以種種借口推辭。女孩漸漸地陷入了一種尷尬、痛苦甚至恐懼的生活狀態中……  
痛苦:同居的日子里我頻頻墮胎  
1998年8月,我來到長沙一家檳榔廠打工。  
不久我當上了會計。公司主管財務的副總李克偉對我贊賞有加,不僅每次開會時他會表揚,而且有幾次還借表彰我工作為名,私下里請我到西餐廳去吃西餐。憑少女的感覺,我意識到了李克偉在“以公謀私”,他在尋找一切機會接近我。我對李克偉印象也非常好,他1.75米的個子,整個人顯得非常陽剛。  
李克偉追了我兩個月后,我將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了他。李克偉抱著我說:“思思,咱們就同居吧,這樣好節省房租和其他生活開支,我們積點錢買房結婚吧。”  
此后,我和李克偉像模像樣地過起同居的日子。每天下班我就先回家,將飯菜做好等著男友回來一起吃飯。男友也很細心,他知道我愛吃零食,每次回來時,都會買一點街頭小吃帶回來給我。我感覺幸福極了,我想以后的婚姻一定也會如此地美好。  
我與克偉同居的消息傳出后,員工們開始在我背后指指點點,一次公司老總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我說:“公司原則上是不允許同事之間談戀愛的,何況同居。”我聽后臉上火辣辣的。當天晚上,我對男友說:“克偉,為了你的前程,我們還是分手吧。”  
但男友堅決不同意,他緊緊抱著我,一邊與我激情,一邊喘著粗氣說:“同居多好呀,每晚回來可以抱著這樣一個香軟的人,神仙也羨慕呀。”我聽后有些生氣,一把將他從身上推下來:“原來你就是為了享受我的身體呀。”男友一時慌了,連連向我道歉,我這才原諒了他,兩人仍過著如同夫妻般同居的日子。  
1999年五一節時,我懷孕了,醫生拿著結果笑嘻嘻地對我說:“恭喜你啦,有身孕了。”我一邊支支吾吾地應答著,一邊拉著男友就往外面跑。跑出醫院大門,不知由于恐懼還是后悔,我嘩地一聲大哭起來。  
整整哭了一個多小時,在男友的陪同下,我來到另一家醫院接受藥物流產手術。吃了米非司酮后,第二天我感到肚子十分疼痛,那種墮痛感非常地痛苦和難受。然后開始出血,我十分緊張和害怕,以致沒有感覺到是否有排出物。藥物流產后,我再次來到醫院檢查,檢查發現我子宮里的妊娠物沒有排干凈,需要做清宮手術。由于男友這時正出差在外,我只好一個人爬到手術臺上。  
做完流產手術后,我原本想請假休息三天,但擔心公司會發現我做了流產手術,便硬著頭皮照常上班。由于沒休息好,我坐在那里冷汗直冒,下體仍不時出血,我隔會兒就要去洗手間清理一番。  
墮胎的痛苦讓我對同居生活在心理上有了一種抵觸情緒,我要求男友重新租房,但男友卻以我身體不適需要照顧為由,不同意搬出去。我想如果堅持要男友搬出去,那么我們的感情就會出現裂痕,而我與男友彼此仍深深地相愛著,因此我就只好將同居生活再過下去。  
由于男友做愛時不喜歡戴避孕套,他說戴套做愛就像穿著雨衣游泳,感覺大打折扣,他堅持要體外射精。這種不保險的避孕方法使得我在第一次流產半年后再次懷孕,在做第二次流產時,醫生說流產不要超過三次,否則不僅對健康有影響,而且還有可能會導致不孕。  
醫生的叮囑讓我在性事中變得小心翼翼,我堅持要男友一定戴套,男友盡管一萬個不愿意,但他怕遭“禁”,也只好照辦。  
一次晚上,男友將電燈熄了,點燃蠟燭營造一種浪漫氣氛與我纏綿,十多分鐘前戲后,男友就要“光著身子”進入,我從枕頭下面摸出一個套子塞在男友手里。男友有些不悅,我便激他:“你不愿戴套也可以呀,那我們明天去打結婚證好不好,結了婚我們就可以放心享受了。”  
這是第一次我向男友提了結婚的事,男友聽后一怔,含含糊糊地答應著:“好呀好呀。”然后就將話岔開了。當時我也不是十分在意,我想反正有一天男友會娶我的。  
無奈:巧妙“逼婚”遭遇男友“太極拳”  
但我的確非常害怕這樣同居下去,會不小心讓自己再次懷孕而流產。于是在一次晚上男友與我激情后,我再次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咱們結婚算了,不然萬一再流產,那以后你老婆這塊責任田可能會長不出莊稼了。”男友卻笑嘻嘻地說:“我知道咱老婆這土壤肥沃,只要我給種子,她一定會開花結果的。”  
2000年9月,為了不影響男友在公司的發展,我主動辭職去了另一家熟食品公司。我想盡快結束同居生活,對婚姻殿堂我充滿了向往。  
2000年圣誕節,一位朋友舉行西式婚禮,要我和男友給他們當伴娘伴郎。當天我倆妝扮一新,恍惚中我幾次出現幻覺,以為是我在舉行婚禮。我將男友拉到旁邊,將這種幻覺告訴他,沒想到男友卻反過來取笑我:“瞧你,想結婚想瘋了吧,你可千萬別變成朱德庸筆下那個結婚狂呀。”我被男友說得極不好意思,但當我牽著新娘走進教堂,聽著牧師在為他們宣布婚典時,我鼻子一酸,眼角竟滲出了幾滴淚來。這時我才真正地明白:同居了兩年多后,我心里是多么地渴盼婚姻呀。  
當天晚上,我堅持走路回家。一路上我郁郁寡歡,男友也許知道我心所想,但他不主動說出來,只是小心翼翼地陪著我。因為女孩的矜持,我當然更不會主動將渴望結婚的心思直接地向男友說出來。只是一路上,我總幻想著在某一個拐角處,或在某一顆梧桐樹下,男友會突然停下來,然后單腿跪在地上向我求婚。但這僅是幻想而已,五公里遠的路程,我和男友走了近兩個小時,他除了偶爾說個笑話想逗我開心,便是不停地抱怨走得太累了,要拉著我立即打的回去。  
回到出租房后,我借口身體不適,要求與男友分床而睡。我睡在床上,男友睡在墻角的鋼絲床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男友幾次爬到床上來想親熱,我都將背對著他,最后他覺得自找沒趣,只好悻悻回到鋼絲床上睡去了。  
“冷戰”持續了三天,但男友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為了培養男友的婚姻意識,我開始用心“策劃”,想法利用一切事件來營造婚姻的氣氛。  
2001年春節,我借口想看看男友的父母,提出要陪男友回他河南開封老家過年,實際上是想借此親近男友的父母,“曲線救國”讓他們催著男友結婚。  
這一招果然奏效。在男友家呆了一周,我的乖巧溫順讓他父母十分高興,他們說:“偉兒找到小劉有福氣呀,偉兒你要好好珍惜小劉,今年將結婚酒辦了吧。”我聽了十分激動,眼巴巴地望著男友。誰知男友竟說:“還不急著結婚吧,我和思思今年才27歲呢,30歲結婚都不晚吧。”我有些生氣,但又不好表露出來,只好開玩笑似地說:“克偉準備在我變成老太婆時再將我娶回來呢。”  
父母急了:“你還不結婚,我們都急著抱孫子呢。”男友見父母生氣了,只得順從著說:“您倆老別急,到時我和思思給你們好消息就是。”  
返回的列車上,我故意將結婚的話題又挑起來:“克偉,你在家里答應父母今年結婚,那我們定在五一還是十一好呀?”男友伸手將我摟到懷里,十分溫柔地說:“思思呀,我也想與你早點結婚呀,但我們現在要房子沒房子,要票子也沒票子,我們就再苦一兩年,賺到付一套經濟房的首付款時,我們就買房結婚好不好。”  
“我不要新房子,就在咱們現在租房里結婚我也沒有怨言,有你我就夠了。”我鉆進男友的懷里撒嬌,故意給他戴頂高帽子。但男友卻十分“清醒”:“不行,沒有房子我就不結婚,就在租房里結婚,我多丟人呀,你現在不埋怨我,婚后也會怨我的。”  
見男友說得這樣堅決,我一時也不好再固執。我在心里算了一下賬,發現我和男友的共同積蓄已有五萬多元,再拼一兩年真的也夠付一套首期了。于是我便以退為進,伸出手指與男友拉勾:“說好了買房后就結婚呀,你到時可別再推辭呀。”  
男友定下的這個目標讓我心里踏實多了。2003年8月,我們終于攢下了7萬元錢,這剛好夠付一套經濟適用房的首付,于是我便催著男友去辦購房手續。恰恰這時男友的母親發生了車禍,住院急需錢,男友便立即匯了兩萬元回去。購房夢又成了泡影,我見男友為母親的事急得坐立不安,一個月里就回了三趟河南,哪還有心思理會結婚的事。我也不便此時催他,只希望男友的母親快點康復起來。  
恐懼:同居生活成了我的惡夢  
兩個月后,男友的母親康復出院了,我正準備催男友去辦理結婚的事,男友卻告訴我他決定辭職到另一家電腦公司去當銷售經理,這個崗位的薪水比原來多1000多元錢。  
到了新單位,男友比以前更忙了,每天晚上十點鐘才回家,雙休日還要加班。好不容易一個雙休日男友可以在家休息,我便與他一同去岳麓山玩。在岳麓山頂上,我靠在男友的肩上,認真地對男友說:“克偉,我真的不想再這樣過下去了,我想結婚了。”  
第一次硬著頭皮正式向男友“求婚”,我竟沒有了一點羞澀,我只希望男友立即答應下來。但男友卻又跟我說起道理來:“思思,現在正是我奮斗階段,只要再堅持一段時間,我就會坐牢這個銷售經理的位置,而且還有可能會提升,到時薪水又會漲。我這么努力去做,還不是為了你以后生活更好。”  
“現在還沒有結婚,誰知道以后你有了新房新車,我還是不是那位女主人啊。”我故意激將男友。男友急忙表白:“絕對不會,思思你還不相信我嗎?你瞧咱們的錢不是全交給你管的嗎?你現在與結婚了又有什么區別,結婚不就多一個紅本本嘛。”  
盡管男友叫我放心,但不是婚姻的同居生活讓我感覺自己仍像浮萍一樣在漂蕩著,而且朋友楊棉被男友拋棄的事更讓我對同居生活充滿了恐懼。楊棉與男友同居了三年,他們甚至共同買了房子,但最后楊棉的“準老公”卻愛上了別人,楊棉的男友與楊棉鬧分手后才一個月,就與“第三者”閃電般地結婚了。留下楊棉在那里欲哭無淚,欲訴無門。  
楊棉的事讓我鐵下心來要與男友盡快結婚。2004年國慶節,我約男友到咖啡店喝情侶茶,在溫馨的包廂里,我再次正式向男友“求婚”:“克偉,快點娶我吧,我已與你同居六年了,不然我真的老了。”男友卻仍然一副悠然的樣子:“急什么呀,老了結婚更好呀,這才真正叫做老婆呀。”  
我有些憤怒地大吼起來:“李克偉你太自私了,你可考慮到我心中的感受?你將結婚的事一拖再拖到底為了什么?你根本不在乎我,你只是將我當成免費的性伙伴而已。”  
男友從未見過我如此憤怒和歇斯底里,他發現咖啡廳里的人都往這邊瞧,尷尬地拉著我往外走。我一把甩開他的手,氣呼呼地說:“你如果再不同意結婚,咱們就分手,我再也不這樣不明不白地生活下去。”  
回到出租屋,我將自己的衣服收拾好,不顧男友百般勸阻,住到了一位女友家里。女友聽了我的哭訴后,便提醒我:“是不是你男友很花心呀,沒有結婚就想家里紅旗不倒屋外彩旗飄飄?”我替男友辯解,他不是這樣的人,女友便自告奮勇地說:“我叫一個朋友當一回私人偵探,看看他是否花心。”女友的“私人偵探”探了一周后,回來匯報說我男友“品行端正,無不良愛好”。這一結果讓我心中原本存在的一些懷疑徹底消除了,但對男友拖延結婚仍然百思不得其解,女友分析說,也許是男友不想讓婚姻過早拖累自己,有的男人就是不結婚主義者。  
在女友家里住了兩個星期,男友每天都捧著一束鮮花來求我回“家”,看著男友仍然像初戀的小男生一樣寵我,我感動得再次原諒了男友,“毫無條件”地跟著他回到了出租屋里。  
當天晚上,男友抱著我一個勁地呢喃著“我愛你,思思。”也許是久別勝新婚,加上我一時激動,竟然沒有再叫他戴套,而事情偏偏是“越擔心鬼越遇上鬼”,我果然又懷孕。第三次流產給我身體和精神打擊非常之大,我不僅擔心以后不能再懷孕,更擔心哪天男友對我看不順眼,一腳給我踹了。  
我心理負擔越來越重,仿佛在一夜之間,我變得十分蒼老了,我看到自己的額上和眼角邊生出了許多皺紋,頭發也變得干枯沒有光澤。我的精神也變得萎靡了,整個人陰沉沉的,臉色慘白,同事們都以為我得了重病,紛紛勸我去看醫生,我知道,我的病醫生是一時治不好的,我得的是心病,最好的醫生便是穩定的婚姻。  
面對男友一個勁地追問我氣色為什么變得那么差,我只有伏在枕頭上嚶嚶地哭。還能跟男友說什么呢,我對還沒有開始的婚姻已完全失望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性格變得越來越孤僻,脾氣也越來越壞,對男女之事不僅毫無“性趣”,而且充滿了恐懼,甚至擔心男友戴著套子也會讓我懷孕。我越來越變得神經質了,開始拒絕與男友同房了。  
2004年11月27日,我31歲生日。當天我再次向男友“求婚”,男友又再次拒絕了:“你現在身體這么差,我一定要將你的病治好,你身體一恢復我們就結婚吧。”  
此后,我對期待中的婚姻幾乎絕望了。我不再向男友提結婚的事,每次我提出結婚,他婉拒的理由總是顯得那么充分,他也說自己不是無婚姻主義者,他只想在條件相當完善的情況下再結婚,但我不知道,男友這種所謂的婚前條件還要營造多久,我也不知道是否仍這樣消沉地等下去……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7-31 關注:
相關文章
大學生熱點信息
  • 西藏大學美女校花梁嘉玉西藏大學美女校花梁嘉玉
  • 西藏大學90后美女校花美照西藏大學90后美女校花美照
  • 碎花連衣裙俏美迷人,舒適漂亮時尚美女性感又嫵媚碎花連衣裙俏美迷人,舒適漂亮時尚
  • 潮流街拍黑色牛仔褲美女,盡情充滿女人味潮流街拍黑色牛仔褲美女,盡情充滿
  • 上海街拍打底衫穿出婀娜身材,清涼舒適又有女人味上海街拍打底衫穿出婀娜身材,清涼
  • 女大學生混跡足療店,特殊交易被抓到女大學生混跡足療店,特殊交易被抓
  • 女大學生用衛生棉條,不慎卡在身體取不出女大學生用衛生棉條,不慎卡在身體
  • 為什么校園貸受騙的大多是女大學生?為什么校園貸受騙的大多是女大學生
  • 在英國,從事性工作的大學生比你想象的更多在英國,從事性工作的大學生比你想
  • 女孩穿連體褲怎么上廁所?教你怎么穿連體褲女孩穿連體褲怎么上廁所?教你怎么
  • 迪麗熱巴穿露背亮片雪紡連衣裙大秀美背鎖骨迪麗熱巴穿露背亮片雪紡連衣裙大秀
  • 景甜穿白色t恤配闊腿牛仔褲顯少女清新景甜穿白色t恤配闊腿牛仔褲顯少女清
  • 宋佳全黑look低調現身 抱保溫杯超養生宋佳全黑look低調現身 抱保溫杯超養
  • 歐陽娜娜甜酷范寫真曝光 風格多變活力四射歐陽娜娜甜酷范寫真曝光 風格多變活
  • 海清一身女士牛仔褲簡單休閑 戴墨鏡氣場強大海清一身女士牛仔褲簡單休閑 戴墨鏡
www.sbsdcj.icu 愛開大學生©版權所有 轉載請保留愛開大學生版權信息
时时计划群